理论园地
 理论园地 
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园地>>正文

新型政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力的重要体现
2018-10-23 11:30   审核人:

今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次会议期间发表了关于中国政党制度的重要讲话。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和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胜利,我们印象深刻。它说明新时期的伟大意义必须坚定不移地巩固和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系统阐述了中国政党制度长远发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进一步阐明了未来。中国政党制度建设的方向,重点任务和基本合规。特别是,总书记提出的“新政党制度”新概念内容丰富,高度概括了中国政党制度的基本性质,主要特征和核心实质。这一充满思想力量,逻辑力量和信仰力量的新概念,充分体现了我们党的强大政治领导,以及对领导未来党制改革的制度信心和理论信心。

 新型政党制度的创造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强大的政治领导力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们党和各民主党派在长期革命和建设实践中逐渐形成的一项政治制度。这个制度的核心和主要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各民主党派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并与其通力合作、参政议政。这个制度和西方的议会制或总统制是明显不同的。在西方,政党政治的主流形式和一般形态是,政党代表某一社会特定阶层的利益,以执掌国家政权为目的,执政党和在野党围绕国家政权展开激烈竞争,从而经常出现相互交替执政的情况。而在中国,我们的制度既不是纯粹人为设计出来的,也不是完全自然发展形成的,而是两者的结合,是中国共产党主动顺应历史发展的趋势,在民主革命中孕育产生,并历经近70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不断发展形成的。特别是我们党在和民主党派的长期合作中进行了强有力的政治领导。

历史上,各党派对中国共产党的态度经历了从同情和倾向中国共产党过渡到公开自觉地接受共产党领导的过程。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的关系也经历了建国时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期的谈判与合作的历史性合作和历史性合作。在这一历史性飞跃中,中国共产党的积极行动和政治指导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在一些重要的历史节点,如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和平民主国家建设和反对国民党内战,我们党领导民主党派与国民党进行斗争。到1948年,我们党主动发布“五一口号”,准备召开新的政协,建立新的政权。各种民主党派热烈响应,开启了新中国成立的帷幕。

因此,从我们制度的历史形成过程来看,我们的制度既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应用,也不是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经验的副本,也不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制度的副本,而是我们党与国家的结合。条件。把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运用到中国革命和建设中,在实践中探索新的政党制度。这一制度的产生和发展,是我们党领导的自然结果,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强大政治领导。

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保障了当代中国的稳定发展

  毛泽东在1956年建立中国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后,提出了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长期共存,相互监督”的原则。如果说在这个时候我们主要从听取不同意见和实施党的监督的角度来理解多党合作长期共存的必要性,那么改革开放后我们就强调多党合作。从社会结构的发展变化和社会利益的表达出发。领导政党制度发展的重要性。

进入1978年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后,我们的社会日益呈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这为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和非党员之间的长期合作提供了新的现实基础。正是基于新时期中国政党关系的历史经验和现实。 1989年12月底,中共中央明确表示必须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并规定这是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 。很明显,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参政党。该制度随后于1993年载入宪法。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伟大实践告诉我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施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们成功的选择。前苏联和东欧国家改革过去没有成功的原因之一是他们急于放弃共产党的领导并在政治上实现多元化。中国在没有危机的情况下实行渐进式改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有一个强大的政治核心来确保过渡社会的稳定和秩序。例如,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粉碎“四人帮”,组建以邓小平为核心的新政治领导人,进行思想改造,就不会有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中国共产党强有力的政治领导,中国的现代化现在不可能成为这种模式。从国外的角度来看,自本世纪金融危机规模空前爆发以来,各国政府也采取了强有力的方法干预经济运行,有效遏制了危机的蔓延。

因此,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我们都可以看到,没有强大的政治领导,就很难摆脱危机,保持持续健康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下的新政党制度,确保发展中的政策制定者能够相互协调,减少歧义,使每个人都能扩大趋同,与各方认同。 。决策目标很接近。这是中国改革开放顺利实施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它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的重要而独特的政治资产。历史和理论证明,我们的新政党制度与中国对人口众多的大国的治理密切相关,这非常适合中国的实际情况。

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引领世界政党制度的变革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产生、成熟、完善的过程。在历史发展基础上的创新,就是新时代我国政党制度的题中之意。从这个意义上讲,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型政党制度的论述,使具有近70年历史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跟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步伐,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发展,关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建设。 2015年,我们在党内制定并颁布了《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和《关于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促进了民主党派的政治功能和作用。 2018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次会议期间提出了“新型政党制度”的概念。在实践中,这将进一步推动多党合作制度和机制的发展,从理论上促进新党制的研究和发展以及话语表达的创新。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新党制新声明不仅是对中国现状的前瞻性反思,也是解决全球党际关系问题的“中国纲领”。从目前来看,虽然西方价值规范主导着世界政党理论和政党制度的建构,但西方政党制度和价值观并没有解决政党之间相互冲突的问题。在21世纪,政党政治是西方法律的延续还是新的历史转折点?中国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重写了过去在不同政党中相互攻击的旧逻辑,证明了“党派轮换”的政治法可以完全避免,而现代政党政治不仅仅是一种方式。西部。更重要的是,西方政党制度中仍存在许多问题,这些问题已在世界上流行了数百年。反全球化和极端主义的趋势是显而易见的,极右翼政党的力量急剧上升。造成这些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国家治理方面,很难在西方政党之间形成共识。执政党不能产生有说服力的解决方案,缺乏前瞻性和有效的政策。西方政党制度的内部分裂,犹豫和弱点正变得越来越明显。这为世界各地的政党发展提供了创新或重新发明的机会。

世界上没有一种不变和普遍的普遍模式。就政党制度而言,政党制度作为人类政治生活的一般政治现象,不是也不可能具有最终形式,而是处于持续的动态发展过程中。当代中国新型政党制度是人类政治生活中的一种新的政党制度。它为其他国家的政党制度建设提供了“中国智慧”,凸显了中国新政党制度的世界意义,是中国的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大贡献。具体来说,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突破传统的一党制,两党制和多党制,形成政党制的合作形式,各方不是“竞争性”,而是“互利”; p>

(2)突破最初旨在治理和利用竞争手段的政党政治模式,创建基于多党合作的复合形式;

(3)突破以西方议会群体为中心的政治参与模式,创建政党执政与政治参与,领导与合作内部统一的执政政治参与方式;

(4)突破西方以选举为唯一形式的民主政治,创造一种民主政治形式,使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特别是,与已经实践了数百年的西方政党制度相比,我们的新政党制度充分体现了治理的有效性和决策的科学性。它涉及政党与政治权力,政党和政党,政党和社会之间的关系。这方面更负责任,更有效率,更自信和更坚定。我认为,中国新政党制度的历史意义不仅会深刻地影响中国的未来,而且会对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起到强有力的指导作用。

(本文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副会长)


TR

TR

TR

关闭窗口